当前位置:看书者 > 玄幻魔法 > 嫡女重生之凤弈天下 > 255、侍疾?试疾?(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55、侍疾?试疾?(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皇宫,养心殿。

????世界上掌权的男性都有一种本能,就是把美丽的女子纳入自己的怀抱中。因此一代代的基因流传下来,让皇家出身的子弟都生的即为俊朗不凡。

????榻上闭目养神的男子年过不惑,如果除去那一身太过威严的黄袍,剑眉星目与柔和轮廓所造就的天成风流仍旧能引得不少女子爱慕的眼神。而旁边站立的年轻男子继承了他的一副好样貌,看着也是格外赏心悦目,要不是那一双眼眸中所含的情绪太过复杂,倒是一副父慈子孝的感人场面。

????季卓远目光落到桌子上的一个团扇上,他虽然不算是不近女色,但也不至于风流成性,对女子的东西一点也不感兴趣。团扇精致的木槿花刺绣和暖玉扇柄也不在他的关心范围内,而这淡淡的香气哪怕有龙涎香的遮掩还是被他轻易捕捉到,耸动鼻翼使劲闻了闻,原来还是他从未闻到过的熏香。

????皇帝并不垂涎美色,宫中三千佳丽也都是为了平衡朝堂塞进来的,算得上雨露均沾,连个特别偏爱的妃子都没有。而这样精致的团扇绝对不会是寻常妃子可以拥有,难不成是父皇另有新宠他不知?

????三皇子和七皇子的母妃都是早逝,当今皇后家世并不雄厚,也就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对风头正盛的双方都不偏袒一视同仁,与他们也就算是无冤无仇。瑃嫔算是三皇子一方,但脑子明显不好使,哪怕怀着孩子还是被皇帝给打入冷宫,最后死去。季卓远虽想关心着自己父亲的后宫,手也没办法伸到那么长去。

????正是心烦意乱时,榻上的人一声咳嗽,打断了季卓远的胡思乱想。他正是想来表孝心的时候,每一个细小的举动都能关乎着他以后能不能登上这东宫之位,自然是紧张得很。

????“父皇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有小太监早已把水倒好,季卓远只需要把它端过来喂自己的父皇喝下去就好。现在他只要表现得像个真正的孝子而不要太过,也无需和老七争夺什么高低,父皇一定会看在眼里。

????“好。”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句应和,还是让季卓远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先是把他从床上扶起,后又端起茶碗送到了唇边。皇帝咕嘟咕嘟也没品味就喝了好几口下去,干渴的嗓子才得到了缓解,顿时思路也开阔起来。

????“卓远,没看到你七弟?”

????季卓远正把茶碗送回去的手一顿,笑容依旧:“过来的时候看到了卓泰,不过他正好回去了。说是府上做的百合莲子羹挺好,想晚膳时候送来给父皇尝尝换个口味。”

????他不能确定七皇子到底有没有在父皇面前说自己的坏话,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只要自己表现得大度,无论季卓泰说了什么,他都是有优势的。

????果真,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很赞赏他对竞争对手也如此大度的模样:“既然卓泰也来,晚膳时候你俩就一起留下来吧,朕不喜太过热闹,你们两兄弟刚刚好。”

????“是。”

????季卓远也很聪明地没去在这个时候问政治上的问题,而是轻轻拍了拍皇帝的后背:“父皇最近案牍劳形,皇儿无法为父皇效力,只愿能帮忙分忧解愁。”

????一边眼角余光瞅着他的眼色一边试探性问道,“程公子帮父皇处理事情,恐怕一个人也有些忙不过来,儿臣也想请示一下是否要自己过去帮个忙?”

????千古以来,皇家的事物都没有交给外戚处置的道理。程溯阳在朝为官也就罢了,偏生还是个没什么权力的,这次放权给他去查,总算给季卓远找到个理由来。

????“大理寺少卿一职空悬已久,虽然已有代理,但并非是朕心中敲定的合适人选。朕此次放权给程溯阳也是让他好生历练,也就相当于考察了。”

????多说了几句,皇帝又是一阵咳喘。季卓远纵然心中有一万个不满,却忙不迭地给他拍了拍背:

????“父皇英明,这是儿臣未曾想到的。”

????英明?

????季卓远心中轻哼一声,如果这件事是交给他来办,他绝对不会让程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还出一个这么大的官来。虽然没有兵权在手,保不准哪天就生出了异心。

????其实三大家族能在风雨中稳步这么多年,又没有握住大齐的经济命脉或是兵权,自然是达成了某种一致的协议的。而季卓远既然和林肖玦臭味相投,自然也是有一部分相似之处的,譬如多疑。

????再譬如……

????程溯阳和百里霁清的事情令他耿耿于怀,哪怕季卓远并不是真的喜欢百里霁清,但谁要是让他丢了面子,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人,无论是谁对谁错。

????“朕知道你也不喜欢程家那小子,是不是?”

????皇帝话锋一转,辛辣的语气直逼他心中的真正所想,打得季卓远猝不及防。

????“儿臣……”

????“朕又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你和百里家那个小姑娘的事情朕也有所耳闻。想成大事,必定不能将目光放在这些儿女情长上面,若是因为一个人而对整个家族产生偏见,是上位者万万不可取的。”

????季卓远是不是真的喜欢百里霁清,明眼人也都能看得出来。而皇帝这样的劝诫别有深意,能不能彻底弄懂来摆脱当下的困境,就完全要看他自己了。

????“父皇这一觉睡的还是挺久,看这天色老七也应该要过来了。”

????季卓远话音一顿,又想起刚才听到自己父皇咳嗽的那几声,“既然父皇喉咙不好,儿臣也让人嘱咐御膳房做几道清火的小菜,再熬点冰糖雪梨羹来。”

????“朕不爱吃甜,少搁点糖。”

????见季卓远岔开话题,皇帝自然也就是随着他去。治大国若烹小鲜,一个个浅显的道理组合起来才能成就古今这么多的条条框框,若是连做人的道理都理解不了,他季卓远又有什么理由来让自己传位过去?

????只听得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季卓远已经撩开黄金珠帘走了出去。

????------题外话------

????既然两个家伙都没用,所以会有个有用的皇子来了~嘿嘿嘿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