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者 > 玄幻魔法 > 重生嫡女很迷人 > 第一百二六章 萧妃寿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六章 萧妃寿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清音双眸一亮,快速上前说道:“你说我哥哥欺辱你,你奋力挣扎,那为何你断甲上缠的只有你自己身上的丝线?我哥哥身上的衣袍根本勾不断丝,你分明是自己扯开的衣裳!”

????杨老夫人冷笑了一声:“方小姐在杨府上自行脱衣,又陷害我孙儿欺辱你,当真可笑。不过方小姐既然连上门求做妾的丑事都做出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方真真看着右手的断甲傻了眼,她的衣裳系的紧,方才杨太师等人又是急匆匆的走来,她为了赶时间才用力撕扯身上的衣裳,却没想到衣裳的质地如此破旧,居然被她崩断的指甲勾破了丝线。

????方真真死死咬着牙,仍不甘心的狡辩:“这、这分明是我方才收紧衣裳的时候勾破的,沈小姐凭这样就能诬陷我了吗?”方真真收回手,作势抹眼泪。

????沈若华笑盈盈的开口:“若真如方小姐所言,那方小姐敛衣裳的力道未免太大了些,脸指甲都崩断了,殊不知您这衣裳裹得有多紧,况且,方小姐这胸前熏得熏香这么浓,表哥若真撕扯了你胸前的衣裳,为何手上没有半点香味?”

????站在杨景恒身侧的杨清辉立即抬起杨景恒的手嗅了嗅,又走到方真真身前闻了闻她身上的气味,一脸震惊:“哥哥的身上虽有她身上的熏香气,可手上气味真的很淡!果然是你故意诬蔑哥哥!”

????杨景恒出声解释:“身上的气味,是她方才扑在我背上留下的,我还未反应过来,她便先声夺人,倒打一耙,我除了将她甩开,从未碰过她,也并未看她。”

????背对着杨景恒的沈若华无动于衷,反倒是站在杨氏身侧的沈戚,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好兄弟。

????“方小姐还有何说法吗?”沈若华问,“若是方小姐仍不死心,我们还可以叫暗卫来询问,只是届时,方小姐的声誉恐怕就再也保不住了吧。”

????方真真身子微微颤抖,她低垂着头,抬眸往身侧瞥了一眼沈蓉,见她面色凝重不出只字片语,也只事到如今,她再无反击的能力,若继续下去,大有可能激怒杨太师。

????方真真鼻翼耸了耸,蓦地哭嚎出声:“大人!夫人!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诬蔑杨表哥,可是我是真心的,我对表哥一见钟情,我知身份低微,配不上正妻之位,只求一个妾室,只要能在表哥身边,陪着他,我就心满意足了!”

????“娶妻当娶贤,难道纳妾就不是了吗?你心思深重,为达目的不惜自毁清白,老身从未看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子,你若是识相,此事谅在你并未得逞,老身不会把此事说出去,可若你继续纠缠,休怪老身断你后路!”

????杨老夫人被方真真气得胸口疼,撂下一句狠话,捂着胸口便转身离去,杨氏看了一眼沈若华和沈戚,转身追了上去,杨太师冷着脸吩咐:“去给她换一身衣裳,沈蓉,你带着她回沈家去,日后我不想再在杨家看见她!”

????语落,杨太师便快步去追杨老夫人,方真真大口喘着粗气,呆了一般的倒在丫鬟怀中。

????杨清音吩咐荷鸢:“你领着她去换衣服,再把她带出府去。”

????荷鸢眉眼中满是对方真真的鄙夷,但态度仍是把持着规矩,没有轻慢。

????直到沈蓉带着方真真离开,杨清音的脸才阴沉下来:“明知她不安好心,竟还帮着往杨家带,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亏祖父祖母当年对她和她娘那么好!”

????杨景恒冷厉的眉眼温和了下来,“多谢华儿,替我解了这冤屈。”

????“即便现下是解开了,但她大约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沈若华遥望着方真真的身影,叮嘱道:“她既然敢在杨府就公然诬陷表哥,这局没成,她定不会放弃,有些事,还是要先下手为强。”

????杨清音点了点头:“我明白,她既然敢做,就要敢当,她不拿女儿家的清白名声当一回事,我便不会替她守着。”

????杨清音叹了口气,“真是晦气,本是想给表哥接风洗尘,没想到来了这么个玩意儿毁了心情——”

????沈若华微微一笑:“日后还有机会,表姐不必忧心。”

????…

????…

????沈蓉领着方真真回到了沈家,方真真一路上都不发一言,表情瞧上去十分阴郁。

????沈蓉身子随着马车微微摇晃,瞧着她这副模样,烦躁的揉了揉颞颥。

????“一次不成还有第一次,表哥还要留在京城赶考,你见杨景恒的时间还很多。”

????“今日这事一出,杨家定不会再接纳我了,纵然我再有和他相见的机会,又能如何?”方真真双手成拳,“若不是你出的馊主意,我会落到现在这副下场吗?蓉表妹,你可要承担责任!”

????沈蓉瞳孔微缩,冷哼了一声:“表姐不必急着拉我下水,我知道的事情还很多。若是表姐不希望之前被山匪掳走的事情暴露出来,最好不要威胁我,表姐说的话没有人信,我的话,你觉得祖母会不信吗?”

????方真真大骇,“你怎么知道这事!是姑奶奶告诉你的!”

????“你不必管我怎么知道,若是表姐乖一点,我会帮表姐达成所愿,可若是表姐惹了我不高兴,我定让表姐也和我一样不高兴。”沈蓉勾起嘴角,施施然的转过头去,扶了扶头上的珠钗。

????马车渐渐驶到沈府门前,杏仁先行下马,转身欲扶沈蓉下车,沈蓉拎着裙摆,下车前扭头说道:“今日一事,表姐便当什么也没发生,我敢告诉表姐,若是表姐把这事添油加醋告诉了祖母,最后表姐的下场,定然不会好看。”

????方真真浑身瘫软,目光中带着胆怯:“那、那你要怎么帮我?”

????“你老老实实的等着就行,我早晚会让你嫁进杨家。”沈蓉搭着杏仁的手走下了马车。

????她不在乎方真真在杨家做妻做妾,她要的就是让方真真搅得杨家不得安宁,她必要毁了沈若华的后路!

????沈蓉步履款款的回到存玉轩,她在外室坐了片刻,便吩咐杏仁下去,独自一人合上门进了内室。

????她一边走一边褪去身上的外袍,随意撩开珠帘,却瞥见了站在窗下的人影。

????她吓了一跳,正想出声,仔细一看,转眼惊喜的笑了:“殿下!”

????她将外袍套回,快步走了上去:“殿下怎么来了?也不发信告诉臣女一声。”

????公孙荀转过身,微微一笑:“听闻你今日跟沈若华去了白府,本殿本以为要白跑一趟。”

????他顿了顿,说道:“上一回的事,你做的很好。”

????“只要能帮到殿下,臣女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沈蓉面上含笑。

????公孙荀捻了捻指腹,用笑意遮掩的眼底掠过一抹暗色。

????他挑了挑眉,开口问道:“沈姑娘是如何拿到顾家的密信的,本殿着实好奇。”

????沈蓉笑说,“顾家的少爷顾子期,一直纠缠于我,上一回他请我去百味楼一聚,结果自己喝醉了酒,我就在他身上摸到了钥匙,前几日我故意让他领我回顾家,借口更衣,溜进了他书房内,拿到了那封密信。”

????公孙荀轻啧了一声,语调中有些可惜:“既然如此,日后你怕不能再见他了。”

????“殿下放心,我离开时,把钥匙藏进了一个丫鬟的房中,上一回与他相见,他也并未怀疑我,只是一直在寻找密信的下落!”沈蓉信誓旦旦的说。

????忠勇侯如今在朝堂上虽然不活跃,但他之前领兵打仗,仍有一些旧部还支持着他,因为东岳帝对忠勇侯的打压,他往日的许多兄弟都替他抱不平,故而忠勇侯看上去对权势看的很轻,实则在京外的山中,豢养了私兵。

????沈蓉偷走的密信,是他和众多兄弟党羽联络的书信,为保安全,他特意搁在了顾子期身边,却没想到顾子期身边遭了贼,密信居然不翼而飞!

????公孙荀一早就察觉到了忠勇侯豢养私兵的事,为了能拉拢忠勇侯,他假意告知忠勇侯,书信是从太子的手下那儿抢夺过来的,他直言看过书信,假意规劝忠勇侯。

????忠勇侯心中明白公孙荀的意思,但是他别无他法,他的私兵人数并不多,若现在被朝廷得知,他没有丝毫胜算,唯有投靠四皇子,日后他大约能拿一个从龙之功,若是不济,届时他拥兵自立也不是不可。

????毕竟,历史总是由胜利者改写,他未必不能坐拥这江山。

????公孙荀成功得到了忠勇侯的帮助,这使他心情大好,对沈蓉也有了几分上心。

????即便这女人看上去过于自傲,出身低贱不如沈若华,但却有几分小聪明,且心悦于他,对他忠心耿耿,这样的帮手,对于现在的公孙荀来说,是极为有利的。

????他收回思绪,从怀中取出一个请帖:“三日后,是萧妃生辰,这是请帖,你可以用它进宫,届时你我再聚。”

????沈蓉低呼了一声,眼底冒着精光,却踌躇着不敢接:“可、可这请帖的来历?”

????“父皇身边的公公已经把沈若华她们的请帖递了过去,你本来也有一份,不过是被本殿截来了。”

????沈蓉娇羞的接过请帖:“那届时,我再去寻殿下。”

????公孙荀颔首,几息后,便从后窗离开了存玉轩。

????…

????…

????沈若华三人在杨家用过晚膳,才乘着马车回到了沈府,沈府上下十分安静,看来方真真并没有愚蠢到把这事告诉沈正平和沈老夫人。

????沈若华回到惊蛰楼后,丫鬟呈了一封信予她。

????上书三日后,是宫内萧妃娘娘生辰,请了京城的贵女们一道前去赴宴。

????沈若华看了几眼请帖,眉头轻挑:“上回进宫,我记得萧妃有孕,此次怀着孕过生辰,难怪皇帝会给她大操大办。”

????请帖是皇帝身边的福林公公亲自送来的,平日里嫔妃过生辰宴请京中贵女,皇帝是不会插手的,此次萧妃有了这样的殊荣,想必她这一胎,皇帝十分的重视。

????“小姐想好,要送些什么了吗?”习嬷嬷问道。

????沈若华敛了敛眸,沉默了片刻,说道:“我记得,前阵子有人传,那号称国之圣手的齐大师途经京城,有不少文人墨客上门求他的一幅字,我记得还是前几日的事,他大概还没离开京城。”

????“小姐的意思是?”

????“明日你陪我去寻他,这寻常的物什,萧妃大约是看倦了,女人生孩子,是走鬼门关,不如求圣手,写一副字给她。萧妃也是当年有名的才女,想来也是爱这些的。”沈若华一边脱去外衣,慢悠悠道。

????习嬷嬷上前接过,说了句:“小姐有心了。”

????…

????…

????三日后,大街小巷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宫内萧妃娘娘怀着龙子过生辰,京城有舞龙舞狮的表演,大人们给小孩子穿的喜庆,不为别的,只为能哄宫里的娘娘一个欢心,她过一个生辰,全京的人都陪她一道庆祝。

????天色刚暗,沈若华等人就踏上了进宫的马车。

????寿宴的席位在萧妃的储秀宫内,此次是男女合宴,分坐两旁。

????为了哄萧妃开心,皇帝几个月前在储秀宫内,给她新建了一个花园,御花园的不少花卉都被搬进了储秀宫,各式各样的花争先开放,满宫都能闻得到花香。

????杨氏到了储秀宫后,便被与她相识的夫人拉走了。

????杨家兄妹几个似乎还未到场,沈若华和沈戚走在储秀宫的花园内赏花,兄妹俩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沈若华手里拿着团扇,她今日画了个桃花妆,穿着娇俏的浅粉色留仙裙,外罩着一层薄纱,天仙似的。

????她用团扇遮住半边脸,只露出一双如水的眸,和画着桃花花钿的前额,轻轻一笑,低声道:“从方才,一路走过来,不知有多少娇俏温柔的姑娘看哥哥,哥哥正眼也没瞧过,真是无情。”

????“要是被娘知道,又要责骂哥哥了。”沈若华笑弯了一双眼。

????沈戚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幸灾乐祸的小混蛋。不早了,等明年你及笄,便轮不到你笑话我了。”

????沈若华脸上的笑容耷拉了下去,她垂下手,哼了声,还未等她顶回去,身后便传来白云锦的声音:“华儿,沈大哥,你们可叫我好找。”

????她一出现,站在边上悄悄观察的几个女子,不约而同的别过了身子。

????京内何人不知,沈家的大公子沈戚,心悦丞相府的大小姐白云锦。

????瞧人家郎才女貌,她们这些女子也是出身名门,做不出夺人夫君的荒谬事。

????故而只能叹一句可惜了。

????沈若华眼底的神色暗了下去,右手衣袖被白云锦抓住。

????“华儿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可是我做了错事?”

????她委屈的开口。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