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者 > 历史军事 > 围棋传奇 > 正文 第四零六章 提前到来的决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四零六章 提前到来的决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上午11点钟,全局28手,当棋盘的左下角出现一个“金柜角”之后,李襄屏的手停下来了,他开始本局第一次比较系统的全面构思。

????这次的长考当然十分必要,甚至说是必然都不过分,毕竟这可是“金柜角”呀,号称连职业七段都没办法完全搞清楚的棋形,那么今天既然出现了,李襄屏在这上面多花点时间当然十分正常。

????不过要特别说明一点的是:“金柜角”是很难解,但却并不是难在这个棋形本身,或者说并非难在局部,而是难在这个棋形和全局的相关联。

????就拿今天的实战来说,以李襄屏现在的基本功,他甚至都根本不用计算,一眼就能看出小李下出来的这个“金柜角”局部还没活-----

????只要直接点在那个“田九”的中心点,局部就是一个劫活。(事实上在金柜角所有的变化中,净活或者净死的极端例子虽然也有,但这样的棋形却非常少,大部分都是劫活,并且想弄出劫活基本也没有其他下法,肯定都是直接点在那个“田”字的中心,其他下法都不存在,这也算是“金柜角”的一个有趣之处)

????只不过局部虽然存在一个劫活吧,但李襄屏同样是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是不能马上直接动手的

????不能马上直接动手的原因有二,一:这个劫非常难打,是那种连下两手都消不干净的“赖皮劫”。

????第二:下到全局第28手棋为止,李襄屏自己外围的棋并不算厚,外势被【??更新快】人家断成两块,并且两块棋都还没有完全活透,那么这个时候如果贸然动手的话,很容易被人家反攻倒算。

????而以上这两点,其实就是“金柜角”超级难解的原因了-----

????本来从常理上说,白棋因为局部还没活透,俗称的“局部还欠一手棋”,这怎么应该算是白棋的毛病了,然而在这个毛病刚刚出现的时候,黑棋偏偏还不敢动手,甚至从某种角度说,白棋现在热烈欢迎对手马上来追究自己这个毛病。

????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黑棋现在虽然不敢马上追究白棋的这个毛病吧,但白棋这个毛病会自动消失吗?或者干脆就说,这不算白棋的毛病吗?

????答案依然很明确,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算黑棋不敢直接动手,但这个毛病肯定还是白棋的毛病,并且只要白棋自己一直不补,那么这个毛病永远都是存在。

????以上讲了这么多,那么李襄屏这个时候的构思,其实就已经呼之欲出了,他肯定就是围绕白棋这个毛病动脑筋,思考自己该什么时候动手的问题-----

????不,这样说其实并不准确,面对“金柜角”的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应该去思考自己该如何动手,因为这样的构思实在是太难了。

????不夸张的说,别说是李襄屏了,他认为哪怕是后世最厉害的狗狗,也无法在全局不到30手棋时候,就具体构思出一个自己主动出击的方案,因为棋盘是如此的空旷,围棋的变化是如此之多,并且两人下棋的过程,这是一个完全动态的过程,棋盘上的形势随时随刻在发生变化,想在这个时候就把主动攻击路线全部设计好,这其实根本没有可能。

????只不过构思主动攻击方案虽然不行,但围棋的思考方式并非一种,在这个时候,完全可以采取一种类似于逆向思维的方法,立足于一个“补”字。

????请注意,这里说的“补”,并非是什么自己去补棋,而是逼迫对手去补一手,具体到这个“金柜角”来说,假如你能在棋盘上施加种种压力,创造种种形势,逼迫对手无可奈何在那个“田”字中心补一手的话,那你的作战也是大成功。

????想做到这一点,那无疑是非常难的,甚至不夸张的说,假如对手没有出现明显失误的话,这样的目的也基本不可能达成。

????然而从构思的角度出发,这样的思路却是切实可行,而现在的李襄屏,他正是沿着这样一条思路在构思自己的作战方案。

????他这一次的思考并没花多长时间,大概在上午11点15分钟左右,他就落下了全局的第29手。

????必须实话实说,其实在落下这手棋的时候,他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作战方案,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这手算好算坏,他唯一能够明确的,就是自己的这手棋,是立足于“逼迫对手主动去补棋”而已。

????只不过李襄屏认为这并没多大关系,这可是“金柜角”呀,这个棋形的难解之处,李襄屏认为其实就是在于“一个巴掌拍不响”,在绝大多数时候,你一个人主动构思是不行的,那还要看对手对手是怎么想,他会不会配合你。

????因此在落下第29手之后,李襄屏就在那静静等待了,他想看看小李会不会配合自己。

????面对李襄屏的第29手,人李世石倒是没有多想,不到3分钟时间,他很快落下了全局的第30手。

????看到这一手棋,李襄屏稍微坐直身子了-----

????不能说李襄屏完全没想到这手,毕竟以小李的桀骜,以他的不驯,李襄屏知道他肯定不会就那么老老实实配合自己的,他肯定相对自己刚才那手进行反制。

????然而他的防治措施竟然来得如此之快,并且手段如此之激烈,那还是稍稍出乎李襄屏的预料。

????“唉,小李果然还是小李呀,永远特立独行的小李,不走寻常路的小李,只是你这样下......真的好吗......”

????不能怪李襄屏生出这样的感慨了,因为看到这一手之后,他再度升起一种和前两局一样的感觉:小李再度下出那种带有他强烈个人风格的棋了-----

????刚才的这手,在李襄屏看来那又是那种积极到有点过分的下法!

????李襄屏再度打起精神了,等小李的手离开棋盘以后,他伸手过去把对手刚落下的这枚棋子扶正,然后对着这枚棋子再度陷入沉思。

????李襄屏这次长考的时间就有点长了,小李大概也就是在上午11点一刻左右落下的这手棋,然而这一手棋,竟然也就成为上午对弈的最后一手,因为在中午12点走出对局室之前,李襄屏再也没有落子。

????只不过李襄屏这次的长考,却已经和前两局不同,尤其是和第一局比赛时候完全不同-----

????第一局比赛的这个时候,李襄屏当时是感到为难,他苦思没有良策,所以才迟迟没有落子。

????可是今天呢,李襄屏其实是已经想好应对之策,一个他自认为可以一举打爆对手的应对之策,只不过这可能就是这盘棋的决战了,所以他也就不怕挥霍时间,准备到下午才来动手而已。

????在走出对局室的时候,李襄屏再度在脑海里回顾一下自己构思的作战方案。

????李襄屏心情非常不错,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作战方案完全确实可行。

????也正是因为心情不错,本来他说好在这次比赛期间,过程中是不和自己外挂交流的,他这个时候也没忍住和老施说话:

????“呵呵定庵兄,我觉得今日此局,那很可能在100手之前就结束吧,你说是也不是?”

????很罕见的,老施居然给予回应:

????“呵呵,定庵觉得也是。”

????“哈哈哈哈。”李襄屏大笑。

????笑得门口一帮围棋记者莫名其妙,不知道李襄屏在这个时候笑啥

????l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